感谢上帝 我还活着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07 年 12 月 7 日 分类:生活 Lifestyle 3 条评论

请允许我以这样唯美而熟悉的方式作为文章的开始:感谢伟大的党、伟大的祖国母亲,感谢和谐社会、品质之城——杭州,感谢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一切和善的人们。我还活着,并且又回来了,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的最后几秒钟。

这也将是这几天持续闷骚的中止。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将继续面对并热爱一如从前的生活、工作,并将有趣的故事记录在这里。有时候,被和谐是一件新奇而美妙的事情。但久而久之,新奇将变做疲惫,美妙将变做痛苦。我们是泛泛之辈,我们无力改变社会现实、无力追逐时尚的列车。于是乎,引用某君的话,我也将这里定位为:且谈技术,兼论吃喝,偶谑风月,不言国事。

这里的旧版本暂且放在这里,保留到无法保留为止。该版本已停止接受评论,并去除了较多不够和谐的言论。(2011 年 3 月更新:上述 URL 已失效。)

感谢各位的支持与理解,祝您工作愉快、生活幸福。

犹来只有新人笑 有谁听到旧人哭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07 年 12 月 4 日 分类:生活 Lifestyle 6 条评论

终于,在这个没有鲜花、没有红酒的夜晚,我兑现了两年前的残酷承诺。终于,在这个没人欢笑、也没人痛苦的瞬间,我抛弃了陪伴我两年多的 exblog,正式投入了 magike 的怀抱。此时此刻,我激动不已,泪流满面;此情此景,忽远忽近,恍如隔世。

我无言以对,只剩下感谢:感谢曾经以 elliott 为首的 exblog 开发团队,感谢现在以 70 为首的 magike 开发团队;感谢曾经的 LUC 团队,感谢沸点远在异国他乡的挂念,感谢无风、宇杰等人在精神上的支持,感谢忧蓝在肉体上的支持;感谢曾经的 NSTECH 团队,感谢 flwtoo 给予我在申购贵公司股票这坎坷路上的指引,感谢 foolkaka、老鼠给予我美好的回忆,感谢轻清的风、文崽、Jay 等人的帮助;感谢曾经的 CNEAN 团队,感谢逸少、磁力、无琴;感谢 CHU 小奇及您的夫人;感谢 LSD 公司昔日同事 badbuildleftleg、刘工;感谢摸着石头过河却天不怕地不怕且要做全国最棒网游公司的海涛、小刘;感谢 BT 三人组之 feelingluckyppeng 二人一如既往的支持;感谢好友蒋孩、河马、奶娘等人;感谢张小红同学;感谢曾经所有与我交头接耳的同窗、并肩战斗的同事、风雨同舟的好友;感谢养育我的父母,感谢祖国——伟大的母亲,感谢和谐社会,感谢品质之城——杭州,感谢 CCTV、MTV、Channel-V……

关于这里的今昔往事兼评点某人历史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07 年 11 月 14 日 分类:生活 Lifestyle 6 条评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本人开博亦两载有余。回首往事,依然历历在目。01 年求学期间与好友无风、沸点、忧蓝等人创办 LUC,随后结识了 FT 等人。在 02 年春节的一次对外行动中,LUC 被相关部门认定为非法组织,遂被取缔之。此后创办 CNNF,力求在爱国热情与技术研究两者之间找到平衡点。CNNF 曾提出,技术不仅可用于交流研究,还可成为盈利的条件。02 年夏,CNNF 提出了整套商业化运营方案及技术白皮书;欲通过此举招募投资人。但 02 年 8 月,CNNF 因故分裂,原班人马一分为二。从 CNNF 过渡到 NSTECH,我们也从学生蜕变为社会人。我们曾坚信:技术是创造生活的一切。于是,我们在 03 年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思考、准备商业化运作的方案、计划。04 年中的时候,正式的商业化运作开始了,NSTECH,因此而承载了我们多个人的梦想。由于社会关系的匮乏、流动资金的不足等一系列问题,NSTECH 于 05 年被迫终止。资本操作的泡沫破碎之后,我们重新回到原点。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XUCHAO.CN 这个域名注册于 05 年末。当时我是中资源的域名代理,国际域名的代理价大约是 50 元,国内域名的代理价与之一样。随后中资源涨价,我将全部域名迁出中资源,投入万网的怀抱。万网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老牌服务商,这一点我当时并不知道。随着国内域名续费的价格一年高过一年,我又有了迁出万网的打算。后来在新网落了脚,这里解释一下:就目前而言,有一新一老两个新网的说法。老新网是指 XINNET,即当年的信海科技;新的那个是新网互联,据传是从信海里面分出去的。再后来被新网欺骗成了他们的代理,于是我正式将全部域名划到新网代理名下,一直到现在。回忆域名的转移过程,痛苦难言。记得第一次从中资源转出到万网,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期间包括需要准备域名所有人证件等。而从万网转出到新网,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域名所有人证件及域名转出申请需要以邮寄形式寄往万网在北京的总部。由于当时找的是广州一个代理商,光资料一来一回再一去,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外加万网北京总部的审核、研究、观察、核对、处理,前后居然超过了两个月的时间,使我不得不在中途为域名进行了续费。记得当年 CNNIC 第一次开放中国国家二级域名注册业务的时候,很多人看好它,我也不例外。但太多的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一个噱头罢了。如今这个噱头已经变成了“一元一年,CN 域名注册平民化”。不知道这是互联网的成功,还是它的不幸。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自从 NSTECH 的商业梦破灭后,我先后在两家公司工作过。第一家是有着多年电子行业从业背景的公司,我在公司的网络部工作,目睹并亲历了当时我们从一个部门走向一家独立公司的艰辛历程。这个过程比我想象的漫长、比我想象的艰难,我没有等到独立公司正式商业化运作就离开了。我依然不习惯背负教条与束缚,我依然不习惯努力过了却无人认可的落寞,我依然不习惯明争暗斗的职场生涯。幸运的是,我认识了几个非常不错的同事:leftleg、刘工、ppengfeelinglucky。前二者我们三人有着共同的爱好:烟草;后二者我们三人臭味相投,喜好 BT。除此之外,我特别怀念当时的老大:badbuild,他是我见过的主管中性情最温和的一个,只可惜缺了那么一点点霸气与权欲。在我离开这家公司后,ppeng 和 leftleg 二位也相继离开,目前只剩下 feelinglukcy 一个人孤军奋战。还记得吗:“革命烈士永垂不朽”——我永远不会忘记。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未完待续。预计 2012 年前完成,敬请期待。

  1. 1
  2. ...
  3. 36
  4. 37
  5. 38
  6.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