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籍醉酒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07 年 12 月 8 日 分类:观点 ViewPoint 尚有板凳

此文源载旧版博客2005年4月6日。

这个故事是我从余秋雨的《山居笔记》看到的。

说当年曹操身边曾有一个文才很好、深受信用的书记官,名字叫阮瑀,生了个儿子叫阮籍。曹操去世的时候阮籍正好十岁,当时的社会环境被称为“后英雄时期”的乱世,耳闻目睹都是鲜血和头颅,阮籍这个人充满了历史感和文化感,所以面对这个乱世,内心会承受多大的磨难根本无法去想象。只是知道阮籍喜欢一个人驾木车到处游荡,木车上面载着酒,车是没有方向的向前行驶,走到没有路了,马停了,就开始哭,哭完了转个方向又开始漫无目的的走,走到没有路了又开始哭。就这样一路走一路哭,荒郊野外的谁也不知道,他只哭给自己听。所以历史上一直认为阮籍是一个厌烦尘嚣的人。

下面说几件阮籍的事情,您就知道阮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第一件事情,他对官场的态度。

对于历代中国人来说,垂涎官场,躲避官场,整治官场,对抗官场,这些都能理解,而阮籍给予官场的却是一种游戏般的洒脱,这就让人感到意外和陌生。

第一次,曹爽让他做官,他说身体不好隐居乡间,一年后曹爽倒台,牵连很多名士,他安然无恙;当时胜利者是司马昭,于是司马昭想和阮籍联姻,但每次到阮籍家去说亲阮籍都醉着。整整两个月都是如此,联姻也就告吹。但是司马昭很厉害,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阮籍说曾经去过山东的东平玩过,很喜欢那里的风土人情。这个司马昭就让阮籍去山东的东平去做官。阮籍没办法,骑着驴就去了,到了东平后,查看了官衙的办公方式,东张西望了不多久便下令,把府舍衙门重重叠叠的墙壁拆掉,让原来关在各自屋子里单独办公的官员们一下子置于互相可以监视、内外可以沟通的敞亮环境中,办公内容和效率立即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一着,即便用了一千多年后今天的行政管理学来看也可以说是抓住了“牛鼻子”,国际间许多现代化企业的办公场所费尽周折都在追求着一种高透明度的集体气氛,但阮籍只是坐在驴背上想了一想就想到了。除此之外,还大刀阔斧的精简了法令,让一帮人心服口服,完全照办。然后骑着驴回洛阳去了,算起来一共在东平呆了10天。后来李白对阮籍做官的这种潇洒劲头钦佩万分。

只花10来天就让一个政通人和的东平留在身后,一般人看来都是好本事,但对于阮籍来说只是玩了一把而已,而且还玩得如此漂亮,让当时那些无数毫无作为的官僚们立刻显得狼狈万分。有了这一次经历之后,老百姓喜欢了,于是都希望他用这种简捷高效的方式整治其他行政机构,于是阮籍就提出来要担任军职,并明确要求担任北军的步兵校尉,都以为阮籍还会用他的老方法来施展,结果大失所望,原来阮籍到这个地方来担任步兵校尉是因为这个兵营里面的厨师特别擅长酿酒,而且阮籍还打听到该兵营的酒库里面还有三百斛酒。到任后,除了喝酒,一件事情也没管过,在中国古代,官员贪杯的多得很,贪杯误事的也多得很,但像阮籍这样堂而皇之纯粹为了仓库里面的酒来做官的,实在绝无仅有。

这就是他对官场的态度。

第二件事情,他对礼教的轻慢。

众所周知,古代礼教对于男女间的接触防范极严,叔嫂之间是不可以说话的,朋友的女眷也不能见面,邻里的女子不能直视,如此种种规矩。反正成文不成文的积累了一大堆。中国那个时候的男人,一度几乎成为最厌恶女性的一群奇怪动物,主要表现在可笑的不自信和可恶的淫亵推理,那个时候的男人是既装模作样又战战兢兢,而对于这一切,阮籍可不当回事,有一次嫂子回娘家,阮籍大大方方的和嫂子说话,与嫂子告别,完全没有理会叔嫂不能对话的礼教。还有啊,阮籍家隔壁酒坊里的小媳妇长的很漂亮,阮籍就经常去喝酒,喝醉了酒在人家脚边睡着了,他根本不避嫌,不过小媳妇的丈夫也不怀疑。还有一件事情,一位兵家女孩,极有才华又非常美丽,不幸还没出嫁就死了,阮籍根本不认识这家任何人,也不认识这个女孩,听到消息后却莽撞赶去吊唁,在灵堂上大哭一场,把满心的哀悼倾诉完了才走,从这事感觉阮籍特真实,不假装,毫无表演的意识,那眼泪不是为了亲情,不是为了冤案,只是献给一个美好的生命。看起来很荒唐,但高贵也在于此。没有任何理由,只是为了美丽,为了青春,为了生命,哭得那么淋漓尽致。男人能哭到这个份上,应该再也找不到其他能让男人哭的了。

礼教中还有一个强项是“孝”。孝的名目和方式可以说是叠床架屋啊。巳与子女对父母的实际感情没有什么关系,最惊人的是父母去世时的繁复礼仪,三年服丧,三年素食,三年寡欢,更有甚者三年守墓,可以说当时的这个孝字是把一分的真诚扩充成了十分的伪饰,让活着的人和死了的人都长久受罪。而就在这时候,阮籍的母亲去世了。当时阮籍正在下围棋,死讯传来,下围棋的对手要停止,阮籍却铁青着脸不肯歇手,非要决个输赢,下完棋,他才在别人惊恐万状的目光中要过酒杯,饮酒两斗,然后才放声大哭,哭得时候居然还口吐大量鲜血。几天后母亲下葬,他又开始吃肉喝酒,然后才跟母亲遗体告别,此时他早已经因悲伤过度而急剧消瘦,见了母亲遗体又放声大哭,又吐血几次。

在守丧期间,有一个朋友去吊唁,在阮籍母亲灵堂前哭拜,而阮籍却披散着头发坐着,没有站立哭拜,只是两眼发直,表情木然,朋友吊唁出去后,有人说,“按照礼法,吊唁时主人先哭拜,客人跟着哭拜,我看阮籍动都不动,您为什么哭拜?” 其实说这个话大半是小人挑拨离间,就不管了,但是客人的回答却让人欣赏,他说“阮籍是超乎礼法的人,可以不讲礼法,我还在礼法之中,当然要遵循礼法”。由上面可以看到,阮籍他完全不管礼法,在母亲丧之日吃肉喝酒,别人吊唁他母亲,他白眼相向等等,但他对母亲去世的悲痛之深又有哪一个孝子比得上呢?

千古一理:许多叛逆者往往比卫道者更忠于层层外部规范背后的内核,阮籍冲破“孝”的礼法来真正行孝,与他的官场态度及作为其实都一样的,那就是:做人,我只想活得真实和自在。

韩式豆腐汤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07 年 12 月 8 日 分类:烹饪 Cooking 暂无评论

此文原载旧版博客2006年3月18日。

我一直很喜欢吃辣白菜。不过辣白菜的制作很麻烦,又是梨又是苹果的,还得要很细的辣椒面。今天看到超市里有做好的辣白菜,就买了一袋。

因为晚餐的主旋律已经定下来了:通心粉,配下午熬好的番茄蘑菇鸡肉酱。所以我决定用辣白菜做韩式豆腐汤,这个和通心粉不冲突。

按照最正宗的做法,汤里要用五花肉。以辣白菜的香味去除五花肉的油腻,是这个汤的主题思路,不过我并不打算在这里用肉。

好了,准备开工。目标:做一碗半韩式豆腐汤;原料:口蘑、内酯豆腐,辣白菜。我买了一盒口蘑,6 个,200 克,这里用一个。内酯豆腐,就是最普通的那种盒装的,用半盒。先把口蘑切片,和冷水一起放到锅里煮,水开之后,放大约四勺辣白菜进去,水开后再煮5 分钟,这时候可以尝一下味道,如果还不够咸,可以再放一点辣白菜。把豆腐切成半厘米厚的片放进去,再煮三分钟,就可以起锅了。汤里面不用再放其他佐料。

这个汤有不少优点。一是做法简单,甚至可以不用任何调味品。所以即使是从未下过厨房的人也不至于在操作中犯什么错误。二是营养丰富,热量低,我没有按照传统的做法在里面放肉和鸡蛋。即使喝上一锅也不会有体重上的担忧,很适合正在减肥的人。第三,味道确实不错。辣白菜爽口的鲜香加上口蘑的浓香,还有豆腐的清香,混合出了一种很好的滋味。

如果想品尝一下传统做法,只要把口蘑换成几片五花肉,起锅的时候,再打一个鸡蛋进去就可以了。

这道汤是很典型的韩国风味,汤色艳丽,味道浓烈,充满激情,很有点野蛮女友的意思。相比之下,中式烹饪中,各种以豆腐为原料的汤都比较清淡,如同江南女子,罗帕掩面,欲语还羞。也许充满任盈盈气息的麻婆豆腐能与之抗衡,不过那已经不是汤了。

感谢上帝 我还活着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07 年 12 月 7 日 分类:生活 Lifestyle 3 条评论

请允许我以这样唯美而熟悉的方式作为文章的开始:感谢伟大的党、伟大的祖国母亲,感谢和谐社会、品质之城——杭州,感谢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一切和善的人们。我还活着,并且又回来了,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的最后几秒钟。

这也将是这几天持续闷骚的中止。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将继续面对并热爱一如从前的生活、工作,并将有趣的故事记录在这里。有时候,被和谐是一件新奇而美妙的事情。但久而久之,新奇将变做疲惫,美妙将变做痛苦。我们是泛泛之辈,我们无力改变社会现实、无力追逐时尚的列车。于是乎,引用某君的话,我也将这里定位为:且谈技术,兼论吃喝,偶谑风月,不言国事。

这里的旧版本暂且放在这里,保留到无法保留为止。该版本已停止接受评论,并去除了较多不够和谐的言论。(2011 年 3 月更新:上述 URL 已失效。)

感谢各位的支持与理解,祝您工作愉快、生活幸福。

犹来只有新人笑 有谁听到旧人哭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07 年 12 月 4 日 分类:生活 Lifestyle 6 条评论

终于,在这个没有鲜花、没有红酒的夜晚,我兑现了两年前的残酷承诺。终于,在这个没人欢笑、也没人痛苦的瞬间,我抛弃了陪伴我两年多的 exblog,正式投入了 magike 的怀抱。此时此刻,我激动不已,泪流满面;此情此景,忽远忽近,恍如隔世。

我无言以对,只剩下感谢:感谢曾经以 elliott 为首的 exblog 开发团队,感谢现在以 70 为首的 magike 开发团队;感谢曾经的 LUC 团队,感谢沸点远在异国他乡的挂念,感谢无风、宇杰等人在精神上的支持,感谢忧蓝在肉体上的支持;感谢曾经的 NSTECH 团队,感谢 flwtoo 给予我在申购贵公司股票这坎坷路上的指引,感谢 foolkaka、老鼠给予我美好的回忆,感谢轻清的风、文崽、Jay 等人的帮助;感谢曾经的 CNEAN 团队,感谢逸少、磁力、无琴;感谢 CHU 小奇及您的夫人;感谢 LSD 公司昔日同事 badbuildleftleg、刘工;感谢摸着石头过河却天不怕地不怕且要做全国最棒网游公司的海涛、小刘;感谢 BT 三人组之 feelingluckyppeng 二人一如既往的支持;感谢好友蒋孩、河马、奶娘等人;感谢张小红同学;感谢曾经所有与我交头接耳的同窗、并肩战斗的同事、风雨同舟的好友;感谢养育我的父母,感谢祖国——伟大的母亲,感谢和谐社会,感谢品质之城——杭州,感谢 CCTV、MTV、Channel-V……

关于这里的今昔往事兼评点某人历史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07 年 11 月 14 日 分类:生活 Lifestyle 6 条评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本人开博亦两载有余。回首往事,依然历历在目。01 年求学期间与好友无风、沸点、忧蓝等人创办 LUC,随后结识了 FT 等人。在 02 年春节的一次对外行动中,LUC 被相关部门认定为非法组织,遂被取缔之。此后创办 CNNF,力求在爱国热情与技术研究两者之间找到平衡点。CNNF 曾提出,技术不仅可用于交流研究,还可成为盈利的条件。02 年夏,CNNF 提出了整套商业化运营方案及技术白皮书;欲通过此举招募投资人。但 02 年 8 月,CNNF 因故分裂,原班人马一分为二。从 CNNF 过渡到 NSTECH,我们也从学生蜕变为社会人。我们曾坚信:技术是创造生活的一切。于是,我们在 03 年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思考、准备商业化运作的方案、计划。04 年中的时候,正式的商业化运作开始了,NSTECH,因此而承载了我们多个人的梦想。由于社会关系的匮乏、流动资金的不足等一系列问题,NSTECH 于 05 年被迫终止。资本操作的泡沫破碎之后,我们重新回到原点。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XUCHAO.CN 这个域名注册于 05 年末。当时我是中资源的域名代理,国际域名的代理价大约是 50 元,国内域名的代理价与之一样。随后中资源涨价,我将全部域名迁出中资源,投入万网的怀抱。万网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老牌服务商,这一点我当时并不知道。随着国内域名续费的价格一年高过一年,我又有了迁出万网的打算。后来在新网落了脚,这里解释一下:就目前而言,有一新一老两个新网的说法。老新网是指 XINNET,即当年的信海科技;新的那个是新网互联,据传是从信海里面分出去的。再后来被新网欺骗成了他们的代理,于是我正式将全部域名划到新网代理名下,一直到现在。回忆域名的转移过程,痛苦难言。记得第一次从中资源转出到万网,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期间包括需要准备域名所有人证件等。而从万网转出到新网,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域名所有人证件及域名转出申请需要以邮寄形式寄往万网在北京的总部。由于当时找的是广州一个代理商,光资料一来一回再一去,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外加万网北京总部的审核、研究、观察、核对、处理,前后居然超过了两个月的时间,使我不得不在中途为域名进行了续费。记得当年 CNNIC 第一次开放中国国家二级域名注册业务的时候,很多人看好它,我也不例外。但太多的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一个噱头罢了。如今这个噱头已经变成了“一元一年,CN 域名注册平民化”。不知道这是互联网的成功,还是它的不幸。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自从 NSTECH 的商业梦破灭后,我先后在两家公司工作过。第一家是有着多年电子行业从业背景的公司,我在公司的网络部工作,目睹并亲历了当时我们从一个部门走向一家独立公司的艰辛历程。这个过程比我想象的漫长、比我想象的艰难,我没有等到独立公司正式商业化运作就离开了。我依然不习惯背负教条与束缚,我依然不习惯努力过了却无人认可的落寞,我依然不习惯明争暗斗的职场生涯。幸运的是,我认识了几个非常不错的同事:leftleg、刘工、ppengfeelinglucky。前二者我们三人有着共同的爱好:烟草;后二者我们三人臭味相投,喜好 BT。除此之外,我特别怀念当时的老大:badbuild,他是我见过的主管中性情最温和的一个,只可惜缺了那么一点点霸气与权欲。在我离开这家公司后,ppeng 和 leftleg 二位也相继离开,目前只剩下 feelinglukcy 一个人孤军奋战。还记得吗:“革命烈士永垂不朽”——我永远不会忘记。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未完待续。预计 2012 年前完成,敬请期待。

  1. 1
  2. ...
  3. 36
  4. 37
  5. 38
  6.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