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印象·再拍海河夜景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12 年 4 月 3 日 分类:摄影 Photography 暂无评论

这是《天津印象》的第二辑——海河夜景。由于先前已拍过一次,故称作“再拍”。

这两次拍摄有所不同,前者以海河本身与建筑为主,后者拍摄的主体是天津之眼和狮子林桥。但两次拍摄也是共同之处,即这次拍摄与先前一样,也是随贾同学一起前往的,可谓无独有偶。我将在本文最后首次发布该同学高清、无码、激情的真人照片。

照片不多,凑合看看。另外我深知最近物价上涨导致砖头价格随之上升,但还是希望各位不要吝啬,想扔就扔。

咳咳,那什么,我闪了先。

实战小米手机第五轮抢购,附不专业技术手段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12 年 3 月 17 日 分类:生活 Lifestyle 7 条评论

又是很久不写东西,发一篇没有技术含量的技术文章吧。事情发生在今天上午 10 时,小米手机开启第五轮 10 万台的抢购。

前面四轮我都没参与。既不羡慕抢到的,也不鄙视加钱在线下找黄牛购机或者买联通合约机的。但最近由于刚性需求的原因,决定在官网入手一台小米看看。

正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在短短 35 分钟内,10 万台手机全部售罄。并且在整个 35 分钟内,小米网站几乎打不开:

但值得庆幸的是,我还是订购且付款成功了:

下面且看我是如何与小米网站的服务器作斗争的:

1、首先,如果还有下一轮抢购的话,请务必提前登录小米帐户,确认收货地址已经准备好。另外小米手机通过支付宝与财付通付款,可支持绝大部分网上银行。若有什么 U 盾、U-Key 之类的玩意儿,也请提前备好;若是能提前给第三方支付帐户充值,就更帅气了:

2、抢购当日请使用该死的 IE 浏览器以免中途支付遇到顽固不化的网上银行再折回 IE 浪费时间。抢购开始之前就打开相关页面等待那一刻的到来,时间一到立即 F5(请放弃鼠标以免浪费时间)。这个时候你所接入的网络正在骨干线路上与千军万马汇合、厮杀,并来回奔波 N 次努力地让你和小米网站服务器握上手。如果出现下图,那么恭喜你,万里长征第一步已经迈出了:

3、打开手机详情页面,不明真相的群众傻眼了:没有购买按钮。由于服务器或者网络线路不给力,页面还丢失了一部分样式表,就这么裸在那里让你找不到前进的入口:

4、天无绝人之路,我们换一种方式:到“配件”里面随意找一个别的商品,发现其商品编号为 1138,而加入购物车的 URL 正是 http://order.xiaomi.com/cart/add/1138-0-1:

5、找到这个规律后,我们便可以从 http://order.xiaomi.com/goods/1016 这个小米手机的页面 URL 中提取商品编号 1016,然后构造将小米手机加入购物车的 URL 为 http://order.xiaomi.com/cart/add/1016,打开这个页面:

6、进入上图页面后,有可能无法点击到“下一步”按钮。我们可以将原 URL“http://order.xiaomi.com/cart/recommend”构造修改为“http://order.xiaomi.com/cart”,打开便是购物车页面。手机如愿以偿进入了购物车,下一步就是去结算。:

7、付款完成后返回小米网站,你的订单已经生效了:

8、以上方法虽无技术含量,却能节约不少时间、提升抢购成功率。最后一点,这种方式的抢购毕竟是人与机器的较量,遇到下图情况在所难免。这时请淡定地按下 F5 键,谢谢(请继续抛弃鼠标):

天津印象·水上公园夜景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12 年 1 月 23 日 分类:摄影 Photography 10 条评论

经过几个月的沉寂之后,我决定:即日起将陆续发布一个摄影随笔系列,美其名曰《天津印象》。该系列分水上公园夜景、海河夜景、出租车文化、地域文化剖析等部分,记录我在津两年半期间印象深刻的几个层面。在此预告,欢迎各路摄影达人及文人骚客给予批评斧正,我就不一一点名了,砖头神马的自觉过来。

下列照片摄于 2011 年 6 月初,一场暴雨过后的水上公园。由于去时匆忙未带脚架,手持拍摄的表示伤不起,各位凑合看吧。另外能够在本文发布后一周内准确猜测到照片上最高建筑物的具体名称的读者,将免费获得由本人亲自送出的高清、无码、激情自拍照一套。公平起见,以本文评论先后顺序为准,私下交流的不算。

看图不说话。

阅读剩余部分...

试拍同事婚礼片段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11 年 9 月 24 日 分类:摄影 Photography 5 条评论

这是我生平第二次给别人拍婚礼,依然没有经验,手法依然迟钝(第一次在这里)。18 - 105 看来已经被我彻底抛弃了,但 24 - 70 在我手里也未能发挥出最大价值。我还一直忽悠贾同学,要备齐 14 - 24、24 - 70、70 - 200 一套……

回到主题上。男主人公 Jacky 是我天津公司高级工程师,敦厚和谐,典型的天津人形象。由于我和女主人公有缘同姓,我被指派到娘家拍摄,贾同学就跟新郎了。贾同学听说我要在博客发片,他也想被扔砖头,选了几张照片一并发上来。

jacky_wedding_01.jpg

jacky_wedding_02.jpg

jacky_wedding_03.jpg

阅读剩余部分...

纪念某君与那个大雨之夜惨死的所有人

作者:wiLdGoose 发布时间:2011 年 8 月 10 日 分类:观点 ViewPoint 10 条评论

民国一百年七月二十八日,就是七·二三甬温线特大事故的第五天,我独在线上忙碌,遇见彭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这次事情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作为文人,你应该写点什么。”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中国人所追求的目标实并不高,大概是因为往往老祖宗们的传统之故罢,从来不敢奢求公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好似所有东西都是国家的,万物都是皇帝的。因而政府缺钱可以卖地,而老百姓没钱则只能啃地了罢。“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家都被强拆了却只能自焚抗议,更别提上访喊冤了。回想六十年代初,“新中国”饿死上千万人之时,他们竟恬不知耻地称为“自然灾害”,而我们却无知地加以信任。

悲哉,这个国度的百姓已然善良了五千年。我们早已臣服于强权,习惯了妥协,忽略了思考,忘却了质疑。整个国家俨然已为病态,他们对内硬如钢条对外软如面条;而百姓们,最后依然选择了沉默,一遍又一遍地欺骗自己:一切都是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此次事件毫不相干,但作为一介草根,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因果报应”,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中国从未进入当代世界,其不变的依旧是封建体制。至多在这基础上,套一层“主义”的薄纱而已。几十个无辜生命的血,洋溢在我们的周围。也使我难于呼吸视听,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一些所谓砖家叫兽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七月二十八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我们的国家一直在千疮百孔的道路上行走。当权者正依赖各种国家机器、机枪大炮维护着稳定,同时利用顺民善良的心理,享受着极度的荣华与奢侈的富贵。然各式问题却又归咎于国情,美其名曰“中国特色”。民间已有打油诗称“吃地沟油,穿黑心棉,住高价房”,那“行”呢?买不起车或者买得起尔后又因油价高开不起车的,坐公交出行却被莫名烧死,抑或撞死街头。七十码事件、信阳大巴事件,一次又一次。而今动车于温州又献上追尾大礼,在这本就浓黑的非人间擦上更阴沉的一笔。果不其然,他们再一次把原因推给了大自然。也许老天爷已成为他们最后的一块遮羞布。当中国动车与中国雷电相遇,我们认为这就是中国特色了罢。

他们从未真心忏悔。曾经没有,现在亦没有,未来更不会。他们坚信自己手握舆论、军队,职掌生杀大权,高居主台主持正义,扮演着近乎于佛祖的角色。这,便是中国特色。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是的。现读着这篇文章的每一个你,都可以选择沉默,只因那些惨死在遥远的地方的人们与你无关,那些长跪在政府门前伸冤却遭喋血而立仆的人们也与你无关,那些受尽城管欺凌的农民、小商贩们也与你无关。你在有生之年便不去想民主与自由,你认为毫无意义且事不关己;你看着被和谐过的报纸、电视、电影,用着被禁锢的互联网,听着国母大唱《好日子》,怀念这个社会的好,感恩这个政府的伟大。我并不因此而低视你,只因沉默亦是人权。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中,灾难、是非或者奇迹,降临在我们身上的概率都是等同的。倘若有一天其中一个落在你的头上,请原谅他人的沉默,因为他们就是当年无动于衷的你。

我们都知道笔杆子里出不了政权。但,沉默愈加不能改变什么。坚持真理,哪怕是因此而失去什么。这是悲壮的,也是最后的选择。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事故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人为的。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友人、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们正渐渐忘却那个大雨之夜无辜惨死在动车上的所有人。他们同我们一样,普通而平凡。且苟活在这个神奇的国度,在上班或下班的路上,一次又一次地听闻矿难死亡人数,听闻三聚氰胺与地沟油又害死了多少生灵。他们也同我们一样,庆幸在那些冰冷的数字中没有自己。那个雨夜,他们在车中听着音乐想着尔后要做的事,或者正在回家的路上,期盼亲人团聚共享天伦——但,等待他们的,则是永远的消失。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所有消逝的生命。


后记:在这次动车事故中,有一位我的朋友,大学校友。她怀着七个月的身孕,与丈夫一起离开了人间。生命是如此脆弱,每个人都只有一次。在伤感惋惜之余,不禁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但又无奈。

韩寒说: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丧心病狂,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克制忍让。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颠倒黑白,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包庇凶手,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愧对炮友。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掩盖真相,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透明开放。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艰苦朴素。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骄横傲慢,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姿态低下。

谨以此文,献给某君,与那个大雨之夜惨死的所有人。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7
  8. 8
  9. ...
  10. 41